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德化作文网(www.dhzw.net)从2006年开始为作文提供动力!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作文素材大全 > 作文素材 > 正文

最新人物作文素材:白宫首席女记者海伦·托马斯——让总统们头疼

时间:2018-08-19 16:12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权力会试图管理新闻,但它们并不总能成功

    白宫新闻发布厅台上与台下的较量,被海伦·托马斯称为“捉迷藏游戏”。

    “我根本不信会有一个政府不想管理、掌控,或说策划新闻。白宫总是想把总统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。这再自然不过,任何一个政府都希望记者把它发布的新闻当做福音,不加任何质疑。”

    不过,“政府可以宣传它的立场,而记者的职责是发掘真相。”在新书中,海伦写道。

    从海伦报道的第一位总统肯尼迪时代开始,出现了一个词语:“新闻管理”。虽然在新书中,海伦对小布什政府的新闻管理做法大加鞭挞,但她同时指出,这种做法并非小布什的发明,而是“从合众国建立起就开始了”。

    比如,林肯总统的助手会将他的照片润色一下:把脖子缩短一些,把脸上的疤痕抹去;而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富兰克林·罗斯福,从来都不让摄影师拍他坐在轮椅上的照片。

    虽然各届总统在新闻管理上各有高招,《民主的看门狗?》一书还是归纳出一些通用招数。最简单的,是让记者远离新闻事件。

    白宫有时会用取消某些优待权来要挟记者,比如取消记者乘坐总统专机随总统出行的权利。有时白宫还会向记者的老板或上司告状。不过优秀的老板或上司一般非常礼貌地听完,然后核对事实,如果记者没有出错,便会站在记者一边。

    林登·约翰逊总统经常会让他的新闻发言人,打电话到报社抱怨他不喜欢的报道,因为“至少可以让这些杂种知道我对他们的看法”。海伦也记不清多少次听到这位总统抱怨:“你们都有宪法第一修正案(赋予的权利),好像它是对付总统的专用武器似的。”

    也有时,白宫只向记者告知部分事实,或者故意泄漏一些利好消息,要么干脆不准职员向媒体透露一点消息。

    当然,白宫还可以决定什么时候召开或不召开新闻发布会。约翰逊在黄金时段的新闻发布会上一般只宣布好消息,“埋葬”坏消息。

    有的总统试图跟他喜欢的记者保持良好的私人关系,不过,他却很难跟所有记者保持良好关系。有时,这种“私人关系”甚至会给记者带来负面影响。比如一位跟约翰逊私交不错的专栏记者,发现过去的许多读者纷纷离他而去。

    海伦报道过的每一位总统都曾试图“管理新闻”:肯尼迪曾故意制造“好新闻”;约翰逊对写了尖锐报道的记者采取冷落态度;而尼克松政府甚至会偷听那些“刺儿头”记者的电话;至于里根,一个非常著名的姿势,就是用手拢住耳朵,假装听不见记者提问;老布什在海湾战争中,要求有关战争的报道都要经五角大楼过滤。

    克林顿上任伊始,就在记者办公室通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的走廊上,竖起禁行标志,并把新闻发布厅和发言人办公室中间的门关上。海伦认为,记者不能因此进出发言人办公室,这本身就是新闻。在几次新闻简报会上,她大声抱怨,其他记者也从旁帮衬,很快,禁行标志就收了起来,门也打开了。

    海伦发现,新总统上任伊始,一般和记者总有一段“蜜月期”,但很快,“一旦总统和他的政府开始制定一些可供公开讨论和批评的政策时,新闻管理就开始了”。

    “权力会试图管理新闻,但它们并不总能成功。”海伦在新书中写道。因为,总有人会“泄漏消息”。事实上,她报道过的每一位总统,都或多或少地被爆出的丑闻所纠缠。

    海伦认为,“水门事件可能是最好的明证,说明记者们的反新闻管理是有效的。”《华盛顿邮报》两名年轻记者持续不断的揭露报道,最终导致尼克松下台。

    在白宫的最后日子里,尼克松沮丧到了极点。他请人把住了白宫记者办公室的门,保证他在白宫最后一次散步不用再应付记者。

    “这是他最后的新闻管理。”海伦说。

    让人民了解事实,国家就会安全

    在海伦看来,上述所有总统中,小布什政府对新闻的管理无疑是最严厉的。这位总统与她报道过的其他8位总统最大的不同是,“将新闻管理变成了彻底的政府宣传”。

    在书中,她批评小布什在公共场合演讲时,只挑选意见与他一致的人群当观众,观点不同人士或者抗议者被排除在外。

    她批评小布什的新闻发言人,简直就是“只知鹦鹉学舌的机器人”。“即使明知是胡说八道,也不敢有一丝偏离”,总是照本宣科,无论记者提什么问题,他“永远在同一页讲稿上打转”。

    “批评政府弄不好就被看作‘不爱国’。”海伦写道。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,前国务卿科林·鲍威尔和前国家安全顾问赖斯曾给有线电视网打电话,警告他们不要播放本·拉登的录像带。“在我看来,两位都越位了,滥用了他们的权力。”

    这届政府“剥夺了媒体和民众的知情权”,海伦写道。她重申:“没有知情的民众,就没有民主。”

    这位86岁的老记者,凭着她60多年的从业经验,在书中大声质问:“没有畏惧、不带好恶去寻找真相,美国的新闻人已经忘了吗?”

    走过那段“新闻黄金时代”的这位老人,对今天的媒体表示忧虑。随着“铅字变成声音,新闻趋向娱乐”,两者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。她质疑,掌控了新闻媒体的通用电气、维亚康姆、迪斯尼等大公司“究竟多大程度上关心媒体的自由”。她抱怨,媒体老板们更多屈服于利润的压力。她指出当下记者的职业道德在衰败。

    “媒体的公信力在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地遭到各界质疑。”她说。

    她引用威廉·道格拉斯法官的话,呼吁道:“在我们的宪政体系内,新闻媒体占据了优先地位,不是为了大赚其钱……而是为了实现公众的知情权。”

    在所有这些令她忧虑的变化中,她最感到困扰的是向伊拉克开战前“溜须拍马的新闻媒体”。

    她在书中引用合众国际社一位老记者特德·斯坦纳德的话:“如果看门狗、猎犬和斗牛犬都变种成了哈巴狗、懒狗和黄狗(美语中指卑鄙的人),国家就会有麻烦。”

    最后,她引用林肯的名言:“让人民了解事实,国家就会安全。”

    再也没有像原先那样追着总统跑,把一个个问题扔过去的情景了

“我怀念那个时代。”这位老人说。

    那时,记者们可以近距离接触到总统及其家人,与总统和白宫官员展开真正的交谈。记者们会被约翰逊总统邀请到白宫楼上的家庭生活区共进午餐,或者与他一起到牧场骑马。海伦可以一边被蚊虫叮咬,一边观看卡特总统与记者们打垒球。记者们还能在白宫碰到肯尼迪3岁的女儿卡萝琳,问她:“你爸爸在哪儿?”卡萝琳回答:“他正光着脚丫在楼上发呆。”

    “在那些日子里,我们如此接近一位活生生的总统,看着他的一举一动。”海伦写道。她跟以前的白宫记者们说起来,大家都感叹,再也回不到从前的那些岁月了:杜鲁门总统在晨曦中散步,一群记者和摄影师如影随行。

    总统和第一夫人们,“并非心甘情愿地忍受”这群被肯尼迪称为“轰轰作响的兽群”的记者团,但最终都不得不习惯他们的“贴身监视”,并对他们“容忍有加”。不像现在“总统越来越难以接近”,尤其是“911”之后,记者们常常被用绳子远远地拦着。“再也没有像原先那样追着总统跑,把一个个问题扔过去”的情景了。

    海伦曾向那些总统扔过去的无数尖锐问题,“几乎都得到了总统们的谅解”。

    1992年,在老布什与克林顿的总统竞选辩论中,年逾古稀的海伦,穿一身大红套装,用她那些犀利的问题,轮流拷问两位总统候选人。

    “我所知道的每一位总统,对她都怀有一种尊敬。”白宫老牌记者萨姆·唐纳森说。

    “几乎没有一天,我不得不问问助手们:‘海伦正在写什么?’”1984年海伦·托马斯获得美国全国新闻俱乐部“第四权力奖”时,里根在贺词中说,“你不仅是一个优秀的、受尊敬的专业人士,你也已经成为美国总统的一部分。”

    而在1995年,“新闻界第一夫人”75岁生日这天,当政的克林顿总统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,为时15分钟的独家专访。

    克林顿亲自捧起生日蛋糕,让这位拷问过他无数次的女记者吹生日蜡烛。海伦吹了两口气,克林顿帮她吹了第三口气,合力把蜡烛吹灭。

    这位总统还举起海伦的录音机,对准她,开玩笑地对她进行了反采访:“托马斯小姐,这么多年来,你听着这么多位总统闪烁其词,语焉不详……你是怎么忍下来的?”

    白宫里另一次“反串”记者角色的是第一夫人帕特·尼克松。当51岁的海伦终于摘下“嫁给工作的女人”这一外号,与65岁的美联社驻白宫记者道格·康奈尔订婚后,帕特抢先向记者团宣布了这一消息。第一夫人笑得合不拢嘴,说:“我终于抢在海伦之前发布了独家新闻。”

    1998年,白宫记者团设立了海伦·托马斯终身成就奖,海伦成了第一位获奖者。

    白宫似乎终于把她“删除”了

    2000年5月,海伦在克林顿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了最后一次“谢谢你,总统先生”,随后从合众国际社辞职,结束了40年的白宫记者生涯。

    在此岁月里,她目睹了每任总统的荣耀,也看到过他们的黯然。在老布什预料自己将败给克林顿的那个大选日,记者们一起陪着老布什去购物。海伦看见,这位总统买了钓鱼竿和乡村音乐的CD,“像一位即将退休的人”。在克林顿母亲去世时,她也目睹了他巨大的悲痛。

    1973年,在尼克松的4名高级助手因水门事件辞职的那天晚上,海伦碰到了总统。他耸着背,脸色灰白。

    “晚上好,总统先生。”海伦说,“祝你走运。”

    尼克松感激地抓起她的手:“我知道我们的宗教信仰不同,但你能为我祈祷吗?”

    “我会的,总统先生。”海伦说。

    她在自传中回忆,并深深被这出悲剧打动了。虽然“我常说我从不在总统身上浪费同情,他们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”,但她还是为这位总统祈祷了,也为她的国家祈祷。

    如今,这位女记者再也不用每天清晨到白宫上班,喝杯咖啡,构思那些尖锐问题了。

    白宫似乎终于把她“删除”了。就像1980年她去采访卸任后的卡特,总统急不可待地向她显摆新电脑,演示电脑的各种功能。然后,他把海伦的名字敲了进去,看着她,咧嘴笑了:“现在看好了,我甚至能把你删除掉。”说着,他摁起键盘,“海伦·托马斯”一字一字在屏幕上消失了。

    真的消失了吗?

    直到今天,这位老太太还在,并且不时地还要去“折磨”一下白宫。

    2005年一次新闻发布会上,她质问发言人:“你说我们进入阿富汗和伊拉克是受了邀请。你能否更正一下这种对美国历史不可思议的歪曲——”

    她又追问:“我们是不是在入侵这些国家?”

    发言人打断了她,赶紧点名另一记者提下一个问题。海伦蓦然感到了惆怅:伙同其他白宫记者对站在讲台上的人“群起而攻之”的岁月,一去不复返了。如今白宫新闻发布厅里的这些记者,再也不是以前那帮记者了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