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德化作文网(www.dhzw.net)从2006年开始为作文提供动力!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作文范文大全 > 中考优秀作文 > 正文

2018年江苏省南通市中考作文《善,润了华年》满分作文汇编

时间:2018-08-19 09:43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 

2018中考作文《善,润了华年》满分作文与下水示范
善,润了华年

 南通市一考生

吃饭的队伍,排得很挤很长,宛若一条缓缓爬行的小虫,总也走不上前。

我轻叹一口气,心中直抱怨,除了等待,还是等待。透过前面攒挤的人头,隐约可以看到那似乎寄托着某种希望的门帘。瞬间,我能够看到门帘被无意识地掀开,然后又无意识地带着后面一个同学的抱怨落下,“哎!肚子饿了,由他去吧……”一阵目眩,又能怎么样呢?!

终于,在同学们蹒跚的步履中,二楼餐厅标志性的门帘出现在眼前。到了,我伸手去撑开它,却抓了把空气。抬头,猛然发现前面的女生正小心翼翼地为我撑着那透明的门帘,温柔地看着我。往日简单的细节此刻定格成一幅图画,无比清晰地放大在我面前,连普通的门帘也煞是好看。

待最后的我通过,她才轻轻放下手中的门帘,伴随着明媚的笑容转过身。此刻,她的背影是那么的赏心悦目。她是怎样的一个人呢?我慢慢走在她身后,暗自揣度。善良?细腻?温柔?仿佛每一个词都很贴切,但又不能完美地表现她的好。罢了,这正是她的独特之处呀!

渐渐地,渐渐地,我习惯了那女生明媚的笑容,习惯了她为我轻撑门帘的图景,习惯了我们对视时心照不宣的嘴角上扬……

再后来,桌次变动,前面的女生换成了一个高个子男生,她悄悄地退出了我的视线,我很是惋惜。我还不知她的芳名呢?我只能怀着一份淡淡的温馨,默默地念着她,伴我走过的那段甜美时光。

又是一个午餐时间,我慢慢走在楼梯上,目光直直地盯着门帘,我一直期待着能够看到她的身影。她真的出现了!还是那样的动作,还是那样的笑容,还是那样的轻撑门帘,静等着后面的同学悄悄地通过……也许我应该主动走上前去和她搭话,也许我应该主动问一下她的芳名,但是,我宁愿把她当成一个没有谜底的优美谜题,留着慢慢解读……

生命中的邂逅,我永不会忘。那人,那事,我更不会忘。不,我要将她,将她的这一善举传承下去……下一次,我也会轻轻撑开门帘,等待我后面的他和他们悄悄通过……

满分揭秘

 
 一滴水滴能折射阳光,一件小事能体现生活的温暖。考生通过前面的女生坚持帮助后面的同学撑开门帘“善举”,体现了生活中无处不在的“善”,能从很小的题材中挖掘出别人所没有看到的细节难能可贵,语言也是可圈可点,文章看似娓娓道来却也是安排得近乎完美和巧妙,文章结尾的“下一次,我也会轻轻撑开门帘,等待我后面的他和他们悄悄通过……”更是起到了深化主题的作用,因为这样的结尾将“润了华年”进行了升格。可见考生在审题立意上的过人之处。

 
 
善,润了华年

如皋市徐明杨

 
 
三月,初春。

万物蓬勃着,在每一处伸展着它们活力的腰肢,似乎要把小小的身躯撑破才肯甘心。

竹笋“哔啵哔啵”地从土里猛然钻了出来,直把厚实的泥戳得生疼;鱼儿“哧溜哧溜”地在水里恣意游来游去,恨不能去亲一亲浣妇的巧手。

这时候,连那些讨厌的虫豸们似乎也变得可爱起来了,一阵风压过草地,便足够它们惊得四处乱窜。

 车把手上,左边一袋满满的小芹菜,右边一袋足足的黄花菜。走在这样的风景里,回家的路也不觉变得清爽起来。

 忍不住拿出爸爸的手机,拍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:“骑行在初春的小路上,带个小锹,带两个袋子,要什么没有呢?”同学们看到我朋友圈内的图片,纷纷投来羡慕的回复,更有甚者,说小锹袋子已备好,问我这是在哪里。

 我原本笑着的嘴,咧得更大了,乃至于忍不住一个人在路上笑出了声。但我却并不回复他们我在哪条路,只顾自己偷着乐。

 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,他们纵然来到了这条路上,却不会像我一样有一位善良的外婆住在这里。

 每逢周末,回家的路上,总免不了路过外婆家,我把铃铛一响,高声叫道:“婆婆,我放假了!”外婆正在门前的田里低头劳作,绿沉沉的小芹菜们将她圈围着,似乎要把身上的嫩绿蹭些到外婆的裤脚上。见我喊她,外婆抬起头,露出那张朴实的笑脸爽声说道:“哟,我家杨杨今天放学挺早的呀!来来来,昨天一场雨,这些小芹菜看见窜上来了,我拿个袋子给你拔点带回去!”

 听到这一声,我不禁一怔,似是看到了上小学时放学归来的场景。

 “哟,我家杨杨放学回来啦!”

 “婆婆,有没有什么吃的?我饿死了!”我扯着嗓子嚷道。

 “有有有!知道你放学要经过这儿,中午就给你留着呢!”

 婆婆边应答着,边忙不迭揭开釜冠(方言:锅盖),掏出半碗炖蛋,或是一碗丝瓜汤,转身又为我盛一碗米饭,或是一碗扁豆焖饭。待我一番硁硁作响,将饭碗扒得干干净净,方欲揩嘴抹油时,抬头一看,正迎上静立在一旁看我狼吞虎咽的外婆,她那慈善的目光柔柔地淌着,宛如春水荡漾。

 圈圈流转的时光涟漪之间,当年的小不点如今已是初中学生,然而每次放假回家,经过外婆家时,我仍会发现,门前放着一篮剥好的蚕豆,亦或是一袋新鲜的青菜……总之,四季往返,时蔬不断。

 年来年去新白发,岁月匆匆不待人。

如今的外婆,早已是华发苍颜,但她那份慈爱的善,却如一泓永不枯竭的泉源,随着时间的溪水缓缓流着,滋养了我的华年,我想,也一样会浸润我的未来,我的一生。

 
满分揭秘

 
考生用回忆的手法,回忆了小时候善良的外婆给予自己的善良的关心和照顾,语言深刻而优美,感情真挚而朴素。尤其是文章末尾的升格,还是给我们以耳目一新的感觉,因为“善”,不仅仅“润”了青春,还应该贯穿整个人的一生,所以考生用“我想,也一样会浸润我的未来,我的一生”这样的句子,不仅点明中心,而且深化了文章的主旨。

 
 
善,润了华年

南通市一考生

 
 
“啦啦啦……”放学啰!我哼着新编的小曲,伴随着打开楼道大门的“吱呀”声走进了楼梯口。

余晖从楼梯上的窗户柔柔地洒了进来,一片金色染红了临窗的墙壁,显得格外温暖。我依旧哼着小曲,三步并成一步地跨着楼梯。

忽然,我的头顶上飘来几句“深奥”的韩文。哎呀,不好,真是丢人!我赶紧闭上了嘴巴。本人歌喉虽算不上特别难听,但由于这几天的感冒,声音就像一只鸭子,足以让人不由自主地捂上耳朵了。

“啪!啪…”有人在下楼。我抬起头从夹缝里仰视着,原来是我家对门的几个从韩国来工作的大哥哥。呃,该不该主动向他们问好呢?我犹豫了。

由于语言不通,再加上他们工作的繁忙,这幢楼的住户几乎与他们零距离,当然,也包括我。如果不向他们问好,是否显得没有礼貌,在他们的印象中又给中国抹了一层灰呢?如果我主动打声招呼,他们又是否懂我的意思,并做出回应呢?

越走越近了。几张年轻的脸很快就出现在我的斜上方,显然,他们也注意到了我。矛盾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。

算了!不就是问声好么。这也能难倒本小姐?我悄悄地为自己找了条后路:如果他们听不懂,就纯属本人自言自语好了,这样岂不是万无一失?嘻嘻!

“你们好!”我鼓起了勇气,尽力把这挤牙膏似的语句加工得流畅又自然。说着,我还摆了摆手。

糟糕!就是这个习惯性的动作、全世界通用的打招呼的手势出卖了我自己!我的脸不出一秒就刷成了猪肝色,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怎样的尴尬……

“你好啊!”世界沉寂了一秒之后,我的斜上方飘飘忽忽地冒出了半生不熟的中文。哇!我不是在做梦吧?我的脸又被刷成了彩虹上淡淡的红色。回答的是领头的大哥哥。我用眼睛偷偷瞅了瞅后面的几个,他们都用愉快的微笑回答我。

这个镜头真是世界上最精彩的镜头!窗边的金色余晖也蔓延着我的兴奋,我看到平时满脸淡定的天空也用云彩捂着嘴偷笑。

红领巾时,我只是习惯于熟人问好,而经历了这件事之后,我也开始落落大方地向陌生人问好。我相信,如此友善,不仅会滋润我的青春年华,也一样会滋润我的未来,让我的未来,我的世界更和谐,更美好。

满分揭秘

 
这篇考场佳作,考生用简洁明快的语言、丰富生动的环境描写形象地写出了楼梯口发生的一件关于“问好”的善事,不仅所写事情真实,而且习作者对自己心理活动的刻画也是非常真实,比如像“如果不向他们问好,是否显得没有礼貌,在他们的印象中又给中国抹了一层灰呢?如果我主动打声招呼,他们又是否懂我的意思,并做出回应呢?”都真实地刻画习作者内心的活动。就是这样的一个事情,却表现出了中国少年积极向上、阳光明朗、礼貌和善的健康形象,画龙点睛的结尾给向人们表达了作者对世界相处和平、融洽的美好祝愿,令人回味无穷。内容真实,情感真挚。

 
善,润了华年

九华镇九华初级中学  马建华

 
“妈,你干嘛不早说?”看着母亲的腰部长出的许多疹子,我特别的心疼。

 
“你忙!我不想打扰你,就想忍两天试试……”母亲说。

 
唉,无语!母亲就是这样,啥事都想着别人。自从带了那一届初三,母亲总是这样吩咐我:“人家的伢儿,宝贝呀!你多把时间花在这些伢儿身上,家里你不要多管……”这不,生病了都不告诉我。

 
带母亲到了诊所。

 
“怎么拖到今天?这是疱疹!早点看还可以治好,迟了,会留下后遗症的……”

 
医生的话让我后怕:因为工作我竟要让风烛残年的母亲忍痛熬过余生?百善孝为先,我的孝在哪里?

 
好在老医生是一个医术高明的善人,他有治疱疹的妙方,只是需要每天打针、吃药、热焐、敷涂,够麻烦的。我想,我小时候生病,母亲给了我多少照顾呀。这点麻烦算什么!

 
于是老中医给开了方,配药,打针,我带母亲回家,服侍她吃药、热焐、敷涂……

 
“校长,我母亲……”我跟校长说。

 
“我知道了……”校长眼里流露出关切,“要不要请假?课务你别担心……”

 
请假?在这关键时候丢下学生,哪个家长不担心?不要说我母亲不同意,我也不忍心:这不是事业心,这是良心!

 
我就这样心挂两头:每天上完课回家,服侍好母亲再回校。饶是如此,母亲还是不放心:“你天天照顾我,你的那些学生怎么办?你不能把人家的孩子教差了!”

 
那天回家,见有人正帮我母亲涂药膏。“张嫂……”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,张嫂说:“邻里之间,这点忙算什么,你安心工作吧。”我心里热乎乎的——多善良的邻居!

 
有一次带母亲打针,眼看着回校上课来不及了。打电话给班主任,班主任说:“别担心,你们学科组的朱老师已经在帮你上课了。”回校后,我当面感谢朱老师,他说:“你别感谢我,你们班学生真好,他们说,老师家里有事,我们不能为老师分忧,就要更加认真地学习来让老师放心……”

 
闻听此言,我潸然泪下……

 
那一年中考,我所教的班级语文考得很好。中考之后不久,母亲的病也好了。

 
那段日子虽苦,却让我感到温馨。医生、邻居、领导、同事、学生,还有我的母亲,凡人善举皆楷模!这些普通人,他们用善点亮了我心头的灯,温润了我灿烂的年华。

 
汪国真说:“善良不是黑夜里的松明,却能把前途照亮,热血点燃。”

 
那一年,我三十岁。

 
善,润了华年

港城实验学校初中部  袁红亮

 
某日坐在一起闲聊,大家羡慕我各种美满,滋润。一个朋友说:“大概是因为你善,好打交道,愿意帮忙。”

 
生活阅历多了,心湖很难泛起波澜。但那天朋友点出的“善”字却毫无悬念地触动了我。原来,诸多的顺心美满是因为我“善”。但是扪心自问,我其实并不是一贯的“善”人。

 
十几年前,我跑到城里去买电瓶车,售货的忽悠我说车能跑四五十公里,我兴致勃勃地骑走了。路还没走多远,车速明显慢下来。天色近晚,又骑了几分钟,电力难以维继,终于还是停了,停在一段空旷的公路边上。此时,我浮躁的情绪达到顶点。我不停地后悔刚刚在热闹的路段没有寻求帮助,因为那时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是我的人生信条。我观世人亦如是,单是“陌生人”就足以让我却步。天色扛不住,终于要黑了,错过几个庄稼人,我终于走投无路喊住了一个,“大哥,能……去你家充个电吗?”“好的,你来吧,我家就在那边第一排,很近。”多年来,这位大哥的面目早已模糊,但是他干脆利落的腔调却一直犹在耳边。我诚惶诚恐地不断感谢,惴惴地跟着来到他的家里。

 
我坐立难安,深感打扰。他只摇头笑说:“不要急。”不久,女主人带着孩子回来了。她马上决定多下点面条,一起吃饭。她问我哪儿人,干什么的,我居然出于安全考虑,说自己还在上学。其实那时我已工作三年了,后来每每想起,我都羞惭不已。他的女儿拉着我,让我教她功课,稚嫩的童音舒缓了我窘迫的情绪。

 
热气腾腾的面条摆上桌,外面来了两个邻居,一谈话竟然是主人家喊来作陪的。我推拒不得只好坐下,端起碗,眼泪忽然扑扑地下来了。

 
告别的时候,女主人殷殷吩咐“路上慢点,下次来玩啊”,小女孩期待我下次再来教她写作业。天已透黑,公路上一丝灯光也无,然而我骑着电瓶车快速穿行在两边都是大树的路上。车灯昏黄只照到四五米远,但心中的光亮已无限了。

 
   那天求助时惶惶不安,再次出发时天已黑,我竟不知道那户人家到底是在哪一段路附近了,最终也没有再去。在这之前,对于别人的困境,我常常冷眼旁观。“多大点事!”“反正会有人帮忙的。”在那之后,我恍然明白,所谓“多大点事”也许对于本人来说是多么困窘、焦灼、无助。

 
十多年来,为别人“举手之劳”无数,也接受过无数人的善意、善举,这些大多湮灭在茫茫的记忆里。唯独这件事如基石一般,牢牢筑在我的灵魂深处,无一日褪色,无一时受侵蚀,它是我善的起点,润泽了我的华年。

 
 
善,润了华年

下原镇下原初级中学 顾艳秋

 
寒风料峭的三月,校园假山旁的迎春花开了,亮眼的黄一下将温暖的明媚揉入空气里。“迎春,迎春”我喃喃低语,蓦地又想起了她——曾经的语文老师,我那善美暖人的李迎春老师。

 
教我那一年,她刚毕业,稚气未脱的脸上总泊着暖暖的笑,像极了绽放在早春里的迎春花。她喜欢穿漂亮的高跟鞋,走起路来发出“哒哒哒”的声音,不知为何,我特别喜欢那“哒哒哒”的旋律,觉得那就叫青春,叫美,而踩着高跟鞋的老师便是移动的风景。

 
真是幸运啊,我无意间欣赏到老师穿着高跟鞋舞出的一支舞蹈,一支充满着善意与温情的舞蹈。

 
那是一个不算炎热的夏季。语文午休结束后,同学们都趴在桌子上休息,老师也伏在讲台上休息。一切都静悄悄的,只听见同学们的呼吸声和窗外柔和的风声,偶或有树叶的“沙沙”声。迎春老师的陪伴,让我的心如一泓碧泉在天影映波的飘渺中轻轻荡漾,不知不觉睡着了,迷迷蒙蒙中又醒了。无意间瞥见老师正猫起身准备离开,我眯起眼,静待那美美的“哒哒”声……

 
但许久,一切仍是静悄悄的。

 
睁眼一瞧,哦,原来老师正踮着脚走路呢!因为踮起脚尖,她走得有些不稳,摇摇晃晃,马尾也跟着摇摆起来;因为踮起脚尖,她走得很慢,像春风吹开叶芽似的慢,一步一莲花。那踮起的高跟鞋,像小小的拱桥,撑起娇小的身躯;像弯弯的钩月,把印迹留在美丽的夜空。窗外的迎春花早就谢了,可我分明看到了一朵最明媚的迎春花,在我的眸光里,在我小小的心田里摇曳生姿。

 
那一瞬间,异样的感觉漾遍全身,润了华年,美了一切。

 
寻常日子里,她会在教室里摆上精美的盆栽,在图书角放上最新的书籍,在小A咳嗽时悄悄递上一杯热茶,在小B哭泣时送去温柔的抚慰……

 
与她相伴的时光已然逝去,但她却早已将善的种子播在我心田,教会我如何做一个善良的人,教会我用满怀柔情的心将一缕缕梦之光﹑梦之色渲染出漫山遍野的花儿。

 
或许我要当老师的念头就是在她的影响下萌发的吧。而今站在讲台上已近十载,我从未忘记过如迎春花一样明媚温暖的迎春老师!她的善滋润了我的华年,让生命愈发绚丽多姿,厚实丰盈。

 
善,润了华年

搬经镇初级中学 李伯兵

 
“绿遍山原白满川,子规声里雨如烟。”是的,生活很美,不仅是因为它有春的盈盈诗意,有夏的热烈灿烂,有秋的云卷云舒,有冬的冰肌玉骨,更是因为它有善的滋润,有爱的呵护。

 
旅途真劳累,我好不容易买好车票,背上袋子,一手提着包,一手拽着行李箱,在排队的人群中挤出来。出差几天,家里人似乎要将我能用上的东西全部带上,恨不得要给我搬家似的。物件全,用起来的确是方便,往回带可就惨了。“兄弟,票买好了?”“嗯?”我有点纳闷,我根本不认识眼前中年略显肥墩的汉子。“兄弟,帮我看着,我带着排队买票不方便。”汉子一脸笑意。眼前,三四个箱包静躺在他的脚边。“嗯。”我点点头。汉子飞速转身排队买票去了。好半晌,汉子回来了:“谢谢了,兄弟。”“你就不担心我把你的东西拿走了?”我呵呵一笑。“兄弟,你一看就是个善人。”汉子嘿嘿笑了。看了他的笑,我心里一暖,忽然有点后悔自己问的问题了,人与人之间,就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
善,是一种源自他人的信任。

 
车子到站,我再次“拖家携口”步向站外。我清晰感觉袋子上手绳的恶意,它紧勒我手掌的疼痛,丝丝缕缕绵绵不绝。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,这么不太重的袋子提在手里我都能提出千钧重负的感觉,我似乎都能看见自己脸上的狰狞与痛苦。一边是手里传来的疼痛,一边是来自内心的自嘲,一边似乎又带一些鄙视自己的自虐,那种感受,真有点妙不可言。突然,我觉得手上一轻,疼痛几乎全部消失,我扭头一看,一个老人在我的身后,头发略显花白,一只手正帮我提着袋子的后侧。“这个小哥,看你提重这么累,我帮你一把。”老人微笑着,“走,我送你出站。”“好的,谢谢,真不好意思。”我欣然接受。

 
善,是一种源自他人的关爱。

 
终于到家,妻子忙着收拾我的行李,母亲则早准备好饭菜,拉着我坐下,自己拉上凳子坐到旁边,看着我吃饭。母亲喜欢看着我吃饭,狼吞虎咽也好,风卷残云也好,已经看了我几十年,似乎怎么也看不够。冲个热水澡出来,孩子正抱着我带回来的玩具满屋乱跑,妻子正镜前试挎着带回的小包,母亲忙着挑着带回的衣服,父亲乐呵呵的旁边看着,似乎忘记了我给他带回的小礼物。

 
善,是一种彼此小小的付出。

 
谢谢你,那位肥墩汉子;谢谢你,那位萍水相逢的老人;谢谢你,我的家人;谢谢你们,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们。你们的善,疲惫的旅途,让我不再疲惫;漫长的人生,让我觉得多彩;匆匆的流年,让我更加丰润。

 
 
善,润了华年

搬经镇常青初级中学   陈海燕

 
庆幸,于似水华年里,有你携着善,拥着暖,一路相伴。

 
 
佛说:柔和者,自然善良;大度者,自然超脱。不幸的是,岁月未将我打磨成佛眼里温润的模样,相反,我一身戾气,与善绝缘。

 
生活一直不如人意,面对别人,我常笑语相迎;对于家人,我却极近苛刻。你说我是一个火药桶,一点即炸。是的,一点不假。此刻,对着你的数学试卷,“六减三等于二”这类的错误让我怒火飙升,劈脸便给了你一巴掌。你捂着泛红的脸颊,泪如雨下:“妈妈,我讨厌你!” “哼!我才讨厌你!不看题目,不长记性,脑子有病……”戳着你的脑门一阵狂轰乱炸之后,我甩甩发麻生疼的手指愤愤地离开,任你哽咽到无法呼吸。

 
晚自修铃声终于敲响,拖着沉重的双腿进入宿舍,发现你已安睡。昏黄的台灯发出慵懒的微光,洒落在你已订正的试卷上,细细查看,步骤齐全,条理清晰。噢,孩子,早就这样,那该多好。摸摸你的小脸,目光却是定在上面,朦胧的光晕里,半个脸蛋,淤青红肿,五个指印,清晰可见。心猛地沉了下去,随即揪成一团,钝钝的疼痛蔓延开去。哎,可怜的孩子……你定是欠了我的……

 
泪光闪烁中走向我的床,却见床头的小方凳上,赫然放着你最爱的小猪杯子,旁边贴着一张蓝色便签。噢,是蓝色,你最爱的颜色。我不禁勾了勾嘴角,轻轻地、缓缓地蹲下身来,一行工工整整的字迹蹦跶着跃入我的眼帘:亲爱的妈妈,你辛苦了,请喝茶。瞬间,有股温润却强劲的东西冲破心中的堤坝,肆无忌惮地汹涌开来。我颤抖着捧起杯子,捧起这个你最爱的杯子,轻抿一口,暖暖的水流顺着干哑的喉咙而下,直奔冷冷的五脏六腑,旋即一丝甜意弥散开来。哦,是蜂蜜的味道。曾说过蜂蜜可以缓解疲劳,有助睡眠。没想到,孩子,你居然悄悄地记在了心间。

 
脑中忽然无比清晰地念起:小小的你,将老师发的饼干带回家来塞进我的嘴里;懂事的你,见我总是忙碌,洗衣吃饭睡觉,愣是自己学会了照顾自己;大度的你,对于我拿着你的丁点错误理直气壮地向你泄愤,却是从不记恨,选择原谅……狭隘自私的我,凭什么苛责有爱善良的你?

 
在这个寒冷又温暖的夜晚,有一种带着善、裹着暖的美好情愫让我哭得不能自已。我恍然领悟:纵使生活给了你一记耳光,你很愤怒委屈,但你依然可以选择不去抱怨。纵使生活未曾给予自己善与暖,你依然可以化身爱的天使,用自己的善和暖点亮世界,滋润华年。

 
庆幸,青春华年,有你润泽。从此心中装着善,好好去爱,相信岁月能给我的那些美好,正在来的路上……

 
 
善,润了华年

九华镇九华初级中学 陈丽莉

 
春和景明,行走在乡间的羊肠小路。目光四顾,搜寻那小巧而熟悉的身影:荠菜,马齿苋,蒲公英……微风拂过,轻轻柔柔地,撩开润泽我青葱岁月的美好回忆。

 
 
夕阳酡红欲醉。放晚学了,我背着书包往家里赶,早上母亲说今天包馄饨。那个年代,吃馄饨是不易的。春天来了,就不一样了,荠菜、蒲公英、韭菜都是做馄饨的好馅。勤劳的母亲在这个绿意盎然的时节,总是尽可能地包几次给我解馋。这天,母亲会早早地去市场,精挑细选一些猪肉;洗净、滤干,将猪肉、菜蔬切成碎末;灶膛烧热,锅中放油,倒入猪肉和菜蔬末炒熟,那香味渐渐地飘出来了;再敲三五个鸡蛋,洒些碾碎的熟花生米,香味越发浓烈了。真是香不醉人,人自醉了。

 
一路疾奔,踏软了阡陌蔓生的野草,撞上了冒冒失失的花蝴蝶……经过西边奶奶门前,老人正在扫场,“奶奶,我回来了。”平时,我会拐进去,和她说几件学校好玩的事。每每这时,奶奶总会从兜里掏出一个煮熟的鸡蛋,或者两个桃子,有时甚至还有大白兔奶糖。奶奶是个孤寡老人,真把我当亲孙女疼了。

 
一个箭步迈进家门,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立在灶间的母亲,正巧掀开锅盖,水蒸气瞬间弥漫开来。我凑上前去,锅里一片沸腾,一个个鼓囊囊的馄饨,浸润在水里,如鲜活的鱼儿,吐泡、嬉戏……

 
转过身来的母亲,递给我一个大海碗,“给小军哥哥送过去,他也快放学。”本就很大的碗,因太多的馄饨,碗边的青花都被遮住了。“妈,我还没吃呢!”我小声地嘟哝着。“这孩子,有的你吃。”妈妈拿过一个馄饨,放在嘴边吹了吹,塞到我嘴里。“去吧,你东边妈妈和大大,一天到晚忙着包香,哪有时间包馄饨,让他们也一并尝尝。”“哦。”母亲又自顾自地说:“前些天,小军哥哥送了玉米过来,那小馋猫一下子就啃了三根。”恍惚间,唇齿间好似又混着甜甜的玉米清香,是一种多么幸福的味道呀!

 
晚饭后,走出家门,傍晚时的微风吹醒了我:“妈,给西边奶奶也送些馄饨去。”母亲一脸欣慰地说:“丫头长大了,懂得照顾人啦。放心,你放学前已经送去了。”幼时,父母亲下地干活,大多时间都是西边奶奶伴着我,母亲总是念叨着,我也记下了这份情。

 
母亲是善良的,她总是教育我要记住别人对自己的好;邻居们是善良的,他们也记住了母亲的好。善良如一粒优良的种子,播撒在我的心田,汩汩清水助它发芽、拔节、抽穗,浸润了我的青春年华!

 
 
 
善,润了华年

搬经镇常青初级中学  陆玉华

 
樱桃红,栀子白,午后的蝉鸣和夏天一起来了。天很高,很蓝,栀子花的香气在风中飘散。孃的善良就像世界上最美丽最洁白的栀子花一样在我心中绽放。

 
十年前栀子飘香时,你来到我家,和孩子的爷爷重组了家庭。你和蔼可亲,虽目不识丁,却并不刁蛮,有着标准农村妇女的淳朴善良,很有亲和力。你自己的一儿一女远在大连和浙江,有时一年也见不到一次,你把你的一颗心全扑在我们一家三口身上。当劳累了一天下班回家,听到孩子银铃般的笑声,看着你充满善意含笑的眼眸,我总会疲惫顿消,元气满满继续前行。

 
年华如水慢慢地流淌着,你来到我家已有十年了。为我们带大了孩子,你老了,再也不是从前那个走路生风、干活如飞,那个头发乌黑、身板挺直的孃了。我们让你歇歇,不要再劳累了,可我知道,你仍牵挂着老家的果树、农田。

 
那天,我开车去村里接你。走在田头上,一棵棵狗尾巴草正盛开着,无声地摇曳在乡村的风中,像极了你迎风吹起的花白头发。走近了,看见你正埋头在田里挖花生。只见你右手握着铁锹用力从旁边铲进地里,左手一把抓住一大株花生藤的根部,用力向上拔,如此左右配合,再拿着挖上来的花生藤前后甩甩粘在花生上的泥土,一大株花生才被放在了身后。你挪着小凳向前移动,儿子在身后欢快地叫着:“奶奶,奶奶,我们来接你啦!”你抬起头,擦擦额角的汗,见是我俩顿时笑靥如花:“全儿来啦。”我拿起你手里的铁锹准备帮忙挖花生,可是你一把夺走了铁锹往篮子里一放,嗔怪地说:“这,你可挖不了,手会磨起泡的。”边说边拉起儿子,“走,回家,奶奶给你炸茄饼。”说完挎起篮子,拿上小凳往田埂上走去。儿子和我跟在后面闲聊,他指着田野里的草说:“奶奶的爱像春风中的草,割了一茬儿又一茬儿,从来没有停止过,也永远不会停止。长大了,我要赡养奶奶。”是你给予我们那无言的关爱,浸润了华年。

 
你虽常年在我们身边,但家里的农活也从未落下。栽种的蔬果,自己是吃不了的,往往是东家一份,西家一篮地送出去。甚至菜园里的那些被你精心侍弄的蔬菜,也是任人摘取。哪怕是路过的陌生人摘走了屋前屋后的橘子、桃子,你也是笑呵呵地让人多摘点。

 
小善大爱,你的善良,没有那么精细,但是有着农村人的朴实无华。虽没有章法可循,却是真真切切存在。存在于洗净叠好的衣帽鞋袜,存在于合我们口味的饭菜,存在于送给邻里的瓜果蔬菜,存在于相处时候的细枝末节……虽然大字不识,却温暖动人。纵使华年逝去,我很庆幸,我们遇见了你。你给予的善,在生命的长河中,熠熠生辉,润泽华年。

 
遇见一朵盛开的花,会芬芳一程岁月;遇见一个善良的人,会润泽一段华年。无论光阴流转,还是岁月变迁,只愿时光不老,我们继续相伴。

 
 
善,润了华年

白蒲镇阳光初级中学  陈丽丽

 
“风送花香红满地,雨滋春树碧连天。”是的,世界很美,不仅是因为有春的烟波画船,有夏的朝云暮卷,有秋的云霞绚烂,有冬的冰肌玉骨,更是因为有善良的滋润,有爱的呵护。

 
 
小时候,我最不能理解的便是妈妈嫁给了爸爸。我的妈妈虽没有沉鱼落雁之容,闭月羞花之貌,但也生得温和秀美,我的爸爸相貌堂堂,却是个盲人。每问及此事,妈妈总是笑着告诉我,爸爸是个善良的人。

 
上学后,同学们也经常问我,“你妈妈那么漂亮,怎么就嫁给了你爸爸呢?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。”那一刻,我决定一定要将这个问题弄明白。回家略带气愤地问妈妈,妈妈不语,转身给我拿来一个印有国徽的红本,鲜红的本子上印有“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军人证” 几个大字,我颤抖着打开红本,上面竟然贴有爸爸的照片。妈妈拉我坐下,给我讲起了爸爸的故事,他是在部队演习时候为了保护战友碰伤了眼睛。哦,原来我的爸爸就是课本上常说的“英雄”,难怪妈妈认为爸爸是个善良的人。我从心底里佩服爸爸,更佩服妈妈!“善”的种子在我心头萌芽。

 
那一年,爸爸经常感冒,体质每况愈下,医生建议多走走,多运动。妈妈下班就拉着爸爸出去散步,爸爸怕妈妈累着,本不愿出去,在我们的再三劝说下出了家门。我牵着爸爸的左手,妈妈牵着爸爸的右手,走在乡村的路上。妈妈时刻提醒爸爸注意脚下。我欢快地当起了导游:爸爸,你闻闻,桃树开花了,粉的像霞,红的像火;爸爸你听听,树上还有蜜蜂,嗡嗡地闹着,那儿还有鸟儿高兴地唱歌;爸爸你摸摸,柳树长新芽了,细如雨丝……

 
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两大一小的身影上,在路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,我如同这影子一般,倏尔变得如此高大——爸爸妈妈的善已经深入到灵魂和血液里了,我对爸爸说:“爸爸,以后我天天陪你散步,我就是你的眼睛!”爸爸笑了。“善”的幼苗正在我心头茁壮成长。

 
现在,我工作了,陪爸爸的时间少了,周末我总要抽点时间陪爸爸散步,给爸爸读读报纸,讲讲学校的故事。爸爸经常告诫我,“心存善念,不忘初心”,公平公正地对待每一位孩子,用爱心滋润每一个孩子的心灵。“善”的花儿在我心头绽放!

 
善良的人都是有爱的,有爱的地方就有温暖,在充满爱和温暖的地方满是温馨与祥和,我会用善良去创造幸福,用善良去滋润生命,不负华年。
 
 


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