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德化作文网(www.dhzw.net)从2006年开始为作文提供动力!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体作文范文 > 说明文 > 正文

废墟

时间:2018-09-22 09:47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废墟

  在这片广袤平旷的土地上,石砾遍布,沙尘飞扬;一段小径通往灌木丛生的缓丘。月形石柱寂然立于缓丘之上,宛如失去权柄的王者,俯视身旁被铁道分割碎裂的领地。这里是卑南族人呼为“那那巴万”的精灵之土,意思便是——废墟。
  “那那巴万”是东海岸卑南文化遗址的一部分。初发现时,月形石柱自成群落,如今,却只留下一具残躯,单独面对天地。这块被台东新站割据的地层之下,埋藏着一个古老的村落,卑南族人长久以来视此处为禁地,是怕打扰了万千安眠于此的精灵吧!遗址进行挖掘之时,更引起南王社人的恐慌,召集族中长老,合力施法,希望驱走恶灵。其实,我们害怕的绝对不在遗址本身,而是祖先一代代传下的训诫、警示;这些遗址凭借子孙对前人的景仰或畏惧,安然度过了数千年。如今,神话被文明的暴力摧毁,历史失去了灵魂,“那那巴万”才真正成了废墟。
  在“那那巴万”出土的器物、墓葬,量多而丰厚。实在难以想象,在数千年前,人烟还稀少的地球上,这个古老的村庄曾是数一数二的聚落。其实,卑南文化层是数个堆叠的文化,同支或不同支的人,在不同的时间里在这块土地上活动。经由空间的重合,土地上生活着的人们,不断吸收前人的特点,融铸成自己的文化面目。对这片提供他们经验、智慧,由历史和文明堆积而成的平野,古卑南乃至今日的卑南族普优玛,必然存在着绝对的崇敬之情。试看石柱正对着海岸边矗立的都兰山,他们呼为圣山,那是他们祖灵的栖息地,由那山里传来了小米的播种技术。无论是畏惧或崇敬,我认为这是对先人遗迹变相的保护,利用鬼神,让人不敢随意接近,减少破坏。“那那巴万”原本可以不是废墟;高谈理性、科学的现代人,却鲁莽粗暴地破坏了它,令人兴叹。然而,废墟的存在,仅只是要留供后人唏嘘感怀而已吗?荒僻的乡集或繁华富丽的闾闱不拘,百尺高楼或十里长堤不限,在岁月的轮下,终将辗为空无。这些个断垣残壁,是在风雪侵渍之下,楼厦倾颓;于沙尘摧剥之后,妆彩失色。不仅吴哥窟、庞贝城如此;欧洲文明的起站——雅典,不也只剩下帕德嫩神庙长廊,与僻处亚洲的古城楼兰遥遥相望。它们的背景,或者是蓊郁的密林,或者是碧蓝的海水,或者是连天的滚滚黄沙,却都是亘古不老的存在,注视着文明的更迭。
  余秋雨在《文化苦旅》中是这样说的——废墟是课本。在人类参详堆叠巨石的同时,文明的意涵,呼之欲出。一如敦煌的飞天,由单纯的图像转国一种象征,舞动生命的传承,知识日渐前行。我相信,当张大千在千佛洞临摹之际,眼中所见的,怕已不是斑斑的文采、飘飘的衣袂而已;曹衣描、铁线描之外,画稿中丰富的笔触表征对文化的虔诚,描绘的是古老中国的精魂,终将振衣而起,直上天际。就此层面看来,无疑的,废墟的意义和其名称是极不相符的。一砖、一瓦都刻印着历史情感,那藻井的镂花、壁面的浮刻,民族最深沉的精神游荡于其间。一扇门板、一级石阶所呈现的风华,不是雕金镶玉可以比拟的。废,从何谈起?身处其间,古风便振奋全身每一个人文细胞;虽然历史是沉重的,但在心中激涌出的感悟,将超越一切外在动力的驱策。墟,又要从何说起?在矫饰的文采金箔剥蚀殆尽之后,滤去了俗艳,余下的朴实无华,并非空洞不文,其最细致的情感将从断柱残基间汨汨溢出。这便是说,先人尚未远去;即使杂草四生,攀藤附葛,其繁盛依可想见,其灵气将不会散逸无迹。
  废墟是文明的延长。在莽莽大地之上,每一寸、第一分,都伴有文明遗痕。有些人紧抱这堆灰土不放,奉先人的经典话语为圭臬,不敢有丝毫疑问,也不许别人稍有逾越。但当太阳不再绕着地球旋转,异端哥白尼的学说翻成真理;达尔文的进化论被多数人接受,人类不再自许为亚当、夏娃的子孙;地球不再是平的,永不可能找到世界的边缘。有一群人,努力着要打破一切既有的规范,废墟经由他们的催化,重现光彩。文明是由死亡堆砌而成,今日的我,不正是立在万人冢上,借前人的荣光,成长茁壮!
  历史,给了包袱。我看到了在川西古老城镇中的傩祭。傩,原本应该是躺在旧文化废墟中,是急需被推翻的首恶。旧历经了时间的洗炼,有一群人又想重新找回和土地已断的血缘,弥补知识、科学填不满的空虚。傩,这古老的驱鬼仪式,又成了新的图腾;不过,人们早和傩分开多时了,所记忆的是傩的舞蹈、祭仪,所遗忘的往往是对山川神祗的虔敬。在文明的虚墟中追寻,试图招回被遗忘的古老灵魂,却不可免的要重复摆脱它们的旅程。
  有人说:“大地是一本书,往往只能翻阅一次。”所以,考古学家们无不小心翼翼,纸上计画、探测定位,再用小铲子和棕刷一点一点将地表分开,还不时要记录各项物件的位置。他们是用耐心和专业来重塑废墟的历史。设若他们的立足点是在于对知识的狂热,而非对于先文化的崇敬;那么,每一个遗址最终呈现的,只是像傩一样挥舞摆动的躯壳,在森冷的面具之下,看不到人的温暖。一座遗址公园、一座博物院的展示间,反倒是宣告了一个冰冷废墟的苟县存在。
  “那那巴万”紧邻卑南大溪。人类通常聚居在近水的高地上,所以,同一个地表之下,可以发现许多堆叠着的文化层,今天我们生活的土地,曾经也有其他人在此安身立命。人类需要饮水、爱好美景的想望是不曾变的,而我们的知识、美德,却可随这层状的累积而更加深厚。就像沉积的泥炭成为土表植物的滋养;就像卑南族人相信祖先的灵魂会护佑子孙、传播知识;知识有了传承,文明便得以延续。当一个废墟归于平沙莽莽,另一座城也将代之而兴,让悠游的历史脚步,留下深深的印痕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三潭印月
下一篇:鸟类——我们的益友
推荐内容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