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德化作文网(www.dhzw.net)从2006年开始为作文提供动力!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作文素材大全 > 名家素材 > 正文

名家写母亲大全:《抱着你,我走过安西》(毕淑敏)

时间:2018-09-08 11:46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那一年我到甘肃敦煌。从兰州坐汽车,在戈壁滩上跋涉千里。一日午后,经过安西。白茫茫的沙海反射着耀眼的阳光,远处矗立着从地面直通云端的黑色风柱,旋转着向我们逶迤而来——那是沙暴``````

半月后,我回到家,同父母说起安西的遥远。我夸张地描述那里的荒凉,说,你们无法想象那里的神秘。

没想到妈妈非常肯定地回答,三十多年前,我抱着你,走过安西。

爸爸说,是的,那时你才五个月。

(一段传奇故事)

母亲是一个穷人家的女儿,年轻时十分美丽。我一直以为像我的母亲那样,白皙端庄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女人,才是世上最完美的女性。

我的父母是山东文登人,从小就定了亲。

父亲在威海读了中学以后,参军到了山东抗日军政大学。以后到了一野,解放战争中转到南北,跟随王震将军,一直打到了新疆的伊宁。

1951年,我的父亲来了一封信,要我的母亲赶快到新疆与他团聚。那一年,母亲刚满二十岁。

母亲是可以不去的。

但是母亲深深记挂着那个有黑浓眉毛的男子。她把自己的换洗衣服装进一个小包袱,烧饼和姥爷卖了粮食凑的几块钱,踏上了未知的的道路。

1951年的5月,历尽风霜的母亲到达了新疆的乌鲁木齐。她被告知父亲在伊宁率领部队执行任务,一时没有汽车到那里,只有等。

终于在离开家乡五个月以后,到达了伊宁。

我以为这种阔别多年的会面一定是非常激动,没想到母亲淡淡地说,她看到父亲时只有一个感觉就是——他长大了。

我也问过父亲同样的问题,您见到母亲的第一印象是什么?父亲说,当然是高兴啊,**妈胆子够大的。要是别的人,不会跑这么远来找我。咱们老家的那地方人,是很恋家的。

母亲说,从我一出现,就和她作对,害得她一点东西也吃不下,最后变得骨瘦如柴。她甚至想自己可能要死在这个叫做伊宁的地方了,这是她第一次后悔到新疆来寻找我的父亲。

正是母亲最困难的时候,上级命令父亲带着他的队伍出征。母亲看着父亲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因为她知道,说什么话也不能改变父亲执行命令的决心。她只是仔细地盯着父亲,要把他的形象深深地刻在自己的脑子里。她想,等他回来的时候,自己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。

父亲也是什么也没说,他只是留下了一个警卫员照顾我的母亲。

父亲在众多的战士里挑选了这个老兵,是他一生最英明的决定之一。如果不是这个有经验的男人细心照料,我的母亲和我的生命将遭遇巨大的风险。

妈妈说,整个怀你的期间,我大约吃了几千只野鸽子吧。(那个老兵抓的)

于是我暗暗地向造就我生命的这三千多只鸽子道歉和祈祷。

妈妈渐渐地健康,终于到了1952年的10月。中秋节过后,住进了苏联人开的医院。阵痛席卷了他三天三夜,父亲还在远方操练他的部队。有人把妈妈难产的消息飞报父亲,他到医院来了一趟。苏联医生的制度很严,他只能隔着窗户看一眼妈妈。父亲当时满脸悲怆,注视着这个跋越了万水千山来找他的老乡``````但是他不能停留,立即又骑马赶回了几百公里之外的部队。

妈妈记住了父亲那张悲戚紧张的脸,她很感动。她的一生紧紧同这个人相连,在一个女人最危急的时刻,他不能帮助她,但给了她深深的关切,这就足够了。

妈妈抱着我回到了凄清的部队,住进了一间泥做的小屋。小屋远离人群,母亲抱着我,度过一个漫漫长夜。孤独地听着呼啸的塞风,她不敢熄灯,面对如豆的灯火直到天明。

当我三个月的时候,父亲回来了。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我,也很惊讶我是那么像他。父亲对母亲说,准备好,我们要走了。

母亲默默地准备行囊,她已经习惯了父亲的漂泊。甚至都没有问这次是到哪里去。倒是父亲自己忍不住了,说,你猜我们是到哪儿?上北京!

当时正是1953年初,组建军委,从各大军区选调年轻的团职干部充实总部,父亲恰在其中。

母亲并没有表示太多的欣喜和惊讶,她是一切听从父亲。后来,母亲以家属的身份跟随进京。

这途中,在安西车坏了。母亲抱着我,徒步走过安西。一路上经过的许多地方,母亲都已忘记。他无暇参观车外的景色,一个三个月大的婴儿在她怀中嗷嗷待哺。面对苍茫的大漠和如血的夕阳,母亲抱着她的小婴儿一边跋涉一边想,但愿此生永远不再经过安西。

现在天上旅行不过几个小时的路程,父母亲走了几个月。到了1953年的5月,才到达北京。

其后的日子大约是母亲一生中最无忧无虑的时光。父亲作为年轻有为的军人,在总部机关大展鸿图。建国初期时军人至高无上的地位,使得母亲心满意足。她没有其他的事情,专心致志地生养儿女。

开始反右了,机关大院里熙熙攘攘。从学校回来休假的父亲突然看到几张大字报,说是有些军官的夫人没有工作,一天躲在城里吃闲饭``````下面还附了一张长长的名单,他的名字赫然在列。

大字报是一个哗众取宠的人所写,所有被点到名的军官们都置若罔闻。但我一贯尊严而要强的父亲却如坐针毡,他第一次感到因了母亲,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。

吃晚饭的时候,父亲平平静静地说,你带着孩子回乡下去吧。

那一刻母亲惊骇莫名。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了,她一生信服父亲,既然是父亲这样说了,那就是一定应该这样做的了。她默默地接受了父亲的安排,居然没有一丝异议。

父亲甚至没有把我们送回老家,就赶回去上他的学了。

母亲开始下地劳动,玉米锋利的叶子把她的胳膊划出道道血痕。她毫无怨言,跟着年迈的姥爷学习着一件件农活。


我父亲独自遣返家属的事情,被领导知道。他们要求父亲立即将我们接回。于是在离开北京很短的日子后,妈妈带着我们又回到北京。

表面看来,一切都没有变。但是一个最重要的变化已经不可逆转地发生了——就是我的母亲认识到了世界的严酷。她原来以为父亲就是一切,现在才发现她除了父亲一无所有。

我要去上班。去工作。母亲说。父亲惊讶了一下,说,你能干什么呢?

母亲已经快三十岁了,她除了绣花,没有做过其他的工作。这些年忙着抚育我们,原有的文化已经淡忘。

别人能做什么,我也能做。母亲说。

但是孩子怎么办呢?父亲问。

找保姆。母亲坚决地说。

父亲是挚爱母亲的,他什么都没有说,开始为母亲联系工作。因为母亲爱绣花,她进了一家工艺美术厂,在铜器上描花。

母亲也许幻想着成为一个工艺美术大师,但她必须从学徒做起,每月的工资是15元。

家里雇着两个保姆的开销,数倍于母亲的收入。

这样几个月下来,父亲看着疲惫不堪的母亲和顿失饱满的孩子说,你就不要上班了。这是何苦呢?我又不是养不活你们。

母亲一字一句地说,我再也不想让别人养活了。那个贴大字报的人,不管是什么用心,他让我明白了,一个人要是没有一技之长,说不定什么时候,别人就会操纵你的命运。

从此后,母亲坚韧地过着她的学徒生活,我们几个孩子主要在别人的照料下渐渐长大。父亲繁忙地工作着。大家虽然忙碌,但也快活,直到有一天``````

那时我已经九岁了,记忆已十分清晰。在一天吃晚饭的时候,父亲突然说,我要回去了。母亲什么也没问,但是立刻知道了父亲所说的回去,是指返回新疆。

我们已经守过边疆了,现在该轮着别人去了。母亲无力地说。

跟组织上,是不能讲这个话的。父亲说。

别人为什么都不回去呢?为什么偏偏是我们?母亲不解。

他们都说自己有病。父亲说。

那你也说自己有病。母亲说。

我没病。父亲说。

那些号称有病的军人,至今还在世上。我的健康无比的父亲,已长辞人间。

由于当时边境形势十分紧张,父亲必须立即前往,不得携带家属。于是父亲又一次离开我们母子,一个人奔赴祖国的边疆。

我觉得我的父亲在离开北京之后,我的母亲才真正地长大。尽管在这以前,她已经有了三个孩子,还经受了一次下乡的锻炼。现在,她一向的臂膀断然离开,在漫长的中蒙边境建设中国铁的边防。三个孩子像蚂蝗一样吸在她的身上,汲取她的力量。

父亲刚走,我的弟弟就在幼儿园里患了急性黄疸性肝炎。

后来我的妹妹又得了重病,住进了301医院,要动手术。

父亲这一次回来了,但是只在家里待了三天,就又坐飞机赶回边防线。母亲几乎习惯了对命运中的突变,单独应战。她已经从那个柔弱的夫人成长为一根顶梁柱。

父亲一生淡泊名利,他永远把家庭置于国家利益之下,母亲从此做出了巨大的牺牲。

文革开始,父亲参加三支两军,制止武斗到了不顾身家性命的地步。母亲实在放心不下,她决定追随父亲去新疆。

母亲又一次经过安西,为了父亲和我,重回荒凉之地。

我更深刻地认识母亲,是在得知我的父亲患重病之后。母亲的天塌了,我知道这对于她是怎样深重痛苦的打击。但是在那灾难性的日子里,母亲表现出了无畏的勇敢和坚韧,她无微不至地照顾父亲,安慰着我们。其实这个世界上最需要安慰的正是她自己啊。

我为我的父母深深感动着,他们相依为命,一同走过了艰辛而幸福的一生。

父亲在最后的痛苦中对我说:我很幸福。有**妈,有你们``````

父亲是一个军人,一个永远以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人。在他的一生中,我没有听过他说类似温情的话。

我的母亲——那个山东昆嵛山下聪明美丽的女孩,她将一生交给了我的父亲,又顽强地从父亲的身影里走了出来,以她坚韧的自尊的努力,给了我们以良好的教养、简朴清白的品格、宠辱不惊的心胸和在巨大苦难面前无所畏惧的气概。

爸爸妈妈,无论天上人间,我们永远在一起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