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德化作文网(www.dhzw.net)从2006年开始为作文提供动力!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作文素材大全 > 名家素材 > 正文

中国名人故事作文素材:罗琦:曾经的“黑暗”,让我今天更加闪耀

时间:2018-08-25 11:08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“几乎所有人,都事先在口袋里揣满了我的‘故事’后,再若无其事问一遍那些‘故事’。过去就过去了,没什么好说的。”这是10年前的春天,笔者第一次采访罗琦时,她对我说出的第一句话。那时的罗琦,很瘦很瘦,一头短发染得金黄,额前一缕看起来不经意的乱发,巧妙地遮住了她左侧的义眼。翠绿衬衫扎在牛仔裤里,背一个大大的花挎包,话不多但声音很大。那时的她,像极了艺术系的大学生。
 
10年后,她已经38岁。看她大腹便便地站在“我是歌手”舞台上唱歌,你是否也和我一样,从她多了很多内容的声音里,听到这个女人的改变和坚持呢?再次采访罗琦那日,穿宽大孕妇裙,素颜的她安静地坐在沙发里,不时用手拨弄额前的一缕头发,试图用它挡住左眼。“如果化了妆,我就不会这样了。”罗琦说。很好,如今的她,已经不再介意谈论过去,而且谈论时还会反思。“反正,将来某天当孩子问起妈妈的过去时,我也会一五一十地告诉他……”
 
“被父母抛弃”的13岁女孩:一个人狠狠地长大
 
从前,人们都会在罗琦的名字前面加上“中国第一摇滚女声”。但当2014年1月,她参加了湖南卫视第二季“我是歌手”节目后,有人开始叫她“摇滚妈妈”了。“这是我出道20多年来,最喜欢和最骄傲的一个称呼,有‘妈妈’这两个字,真好!”说到“妈妈”,罗琦眼眶湿润。她笑起来挺好看的,两个小小的酒窝。“你知道吗?我妈妈从不觉得我漂亮,但她说,有酒窝的孩子不是坏孩子……”罗琦说。
 
这样一个如今提到妈妈就激动的女子,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和妈妈的关系非常糟糕。1975年出生在江西南昌的罗琦,10岁之前是个幸福的乖小孩,那时父母恩爱、家庭和美。多年以后当她回忆自己的童年时光,会说10岁之前是粉红色的回忆。11岁那年,父母离异,罗琦被判给了母亲。从那以后,父母很少再相见。罗琦觉得自己被父母遗弃了,觉得自己成了累赘。恰逢青春期,迟到、早退和逃课成了罗琦的家常便饭。她把原本用来学习的时间,拿来钻研当时很流行的霹雳舞。“即使坐在教室里,也会将手臂藏在书桌下练习‘传电’的动作。我成了老师头疼的‘问题少女’,校长劝我退学,我还真是巴不得。”罗琦说,她甚至没有和父母商量,就在“退学通知书”上签了字。
 
妈妈发现后为时已晚,骂了一顿女儿后,她把罗琦安排在自己所在的服装厂上班,为衣服缝袖子。没缝几天袖子,罗琦就厌倦了,这活儿比读书还郁闷呀。趁妈妈不注意,她从服装厂逃走,和几个小伙伴组建了一支乐队。练了一段时间后,乐队来到了邻县,加入一个草台班子。那时,罗琦一天挣3元钱,天天吃稀饭咸菜,但是她开心得不得了。
 
在一个13岁女孩眼里,能干自己喜欢的事情,生活就不艰辛难过,而只有新奇和快乐。从草台班子的霹雳舞演员,再到顶替临时没来的歌手唱《路灯下的小姑娘》,声音被称赞“惊为天人”;16岁揣着几年唱歌积攒下来的1000多元闯荡北京,一年后就成为“指南针乐队”的主唱,罗琦的青春炫耀开唱,幸运得如同传奇。
 
她当时一门心思“不想再做小孩子”,跳舞、唱歌、喝酒,都是为了“不再做小孩”。不怎么和父母联系,父母也找不到她,罗琦过上了梦寐以求的自由生活。
 
1993年1月1日,17岁的罗琦拥有了人生中的首张专辑《选择坚强》。词作人洛兵,在看到她无与伦比的音乐才华的同时,也看到了这个不想做小孩的小姑娘,正被一种无比光辉的前景簇拥着,无所畏惧地往前冲。在鱼龙混杂的摇滚圈里,这样一个被社会迅速“拉扯”大的女孩是危险的,她急需一个人保护和指引。但是,罗琦没有这个人。“那时我不和父母联系,年少成名让我无比膨胀,也是从那时起,我就开始喝酒。”多年后,她道出了后来遭遇劫难的根本原因。
 
“那个戴着墨镜的坚强女孩”:
 
其实在偷偷地吸毒
 
1993年3月某天,罗琦陪一个女伴在北京某酒吧过生日。洛兵这样回忆当时的场景:罗琦喝高了,跟人掐架,言语过激,那人抓起一个啤酒瓶,在桌上一磕,握着剩下的半截直捅向她的脸。锋利的玻璃尖刃穿透双手,然后扎到眼皮上,刺穿了她的左眼球……
 
那天她喝了太多的酒,直到被送进医院,罗琦还没完全从酒醉中醒来。疼痛让她在手术台上微微地抽搐,不由自主地叫着:“妈妈……妈妈……”
 
但是,妈妈不在身边。
 
那颗摘下来的眼球,罗琦不想丢弃,她让护士把它泡在一个装着福尔马林的矿泉水瓶子里,放在病床旁的桌子上。她说:“妈妈说过,身体上的东西,是不能丢掉的……”
 
妈妈从南昌赶来看罗琦那天,她表现得很平静,一个劲儿地安慰妈妈。看到朋友们都很难过,罗琦大声吆喝:“哥儿几个,带我妈妈吃饭去!”
 
出院前,医生警告过罗琦:不能上飞机,否则,气压一低,义眼就会从眼眶中爆出来;不能用力唱歌,尤其是高音,否则,一用力,义眼就会飞出去。她笑着反问医生:“用厚厚的纱布盖着压着,它不就会乖乖地待在我眼窝里了?”
 
所有人都讶异也欣慰,经历了大劫难后的罗琦,出奇的淡定和一如从前。出院后不久,罗琦再次跳上舞台放声高歌。渐渐地,朋友们习惯了她左眼蒙着厚厚纱布的脸,再后来,他们甚至可以拿她的眼睛开玩笑了。
 
1994年,罗琦凭借歌曲《回来》,成为北京摇滚圈最引人瞩目的明星,19岁的她成了无人能及的“中国摇滚第一女声”。1995年,在受邀来到上海参加某电视台的晚会时,导演上下打量了罗琦后说:“你的形象有问题,还是别参加了。”她嘴上说“没关系”,但沮丧和打击却如乌云般袭上心头。那晚她喝了很多酒,之后不久,罗琦开始吸食毒品。“身边很多人都吸,她经历了那么大的事儿,要吸上毒就更容易。”罗琦的朋友说。
 
那块一直蒙在左眼上的厚纱布被取下,罗琦戴上了浓黑的大墨镜。了解她的人都知道,她之所以戴上墨镜,是希望人们不再关注她的眼睛,而这也似乎说明,其实她的内心世界开始变得乌云密布。
 
1997年,南京机场,毒瘾发作的罗琦拦下一辆出租车,逼司机带她去买海洛因。结果她被送到了派出所。第二天,罗琦以“娱乐圈第一位被曝光的吸毒者”出现在各大报纸的娱乐头条。这一年,罗琦22岁。青春结束了,一切都完了。吸毒对一个当红艺人不可原谅,在当时也注定再不得翻身。
 
罗琦不是神,她无法不在意和阻止吸毒带给自己的毁灭。演艺事业完全中断,乐队自动解散,而已经离开10年的故乡,显然也回不去了。“家对我来说应该不仅仅是一个住的房子,还应该是充满安全感和温馨感的地方。当你疲倦、心情不好的时候,你最想要去的一个地方就是家……但是我,没有家……”
 
如果能找到一个家,
 
那些黑暗和不堪就会烟消云散
 
在南京戒毒所结束了3个月强制治疗后,罗琦在朋友的帮助下去了德国。 旅游、疗伤、躲避,永远不再回来,这是罗琦坐上飞往柏林的飞机时的想法。1998年1月18日,罗琦乘坐的飞机降落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,下了飞机,她却被海关警察拦下来。
 
“他们觉得我的护照和签证是真的,却不相信我的照片是我本人。”护照上的照片,是罗琦失去左眼前照的,那个微微浅笑也会荡起两个小酒窝、眼睛明亮夺目的快乐女孩,怎么会是眼前形容枯槁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很多的女子?被机场扣押了一天一夜,误会终于解除,罗琦被朋友接回了家。
 
完全陌生的环境、听不懂的语言,没让罗琦惧怕,她反而放松了许多。在这里,吸毒不是一件稀罕的事,同样,吸毒者也不会被唾弃。朋友这样安慰罗琦。她笑了:我可以重生了。个性爽快的她很快有了一群德国朋友,闲暇时聚会、喝酒,她给他们唱歌。很快,罗琦向朋友们坦诚相告:自己为何失去了一只眼睛,她其实还是个毒瘾未除的吸毒者。
 
“在国内有些人眼里,一个吸毒的人可能比一个杀人犯还要可恨,不会用平等的眼光去看待。在德国,大家觉得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,当谁犯错时,应该搀扶他一把,而不是把他推得更远。”罗琦说。
 
给她最有力搀扶的,是一个名叫Jan(中文名罗杨)的德国男人。Jan比罗琦大13岁,高大英俊、温文尔雅。两人在朋友的引荐下相识,Jan对罗琦一见倾心。两天后见面,罗琦问Jan:“你想要对我说什么吗?”他答:“我想要和你在一起!”“我也想和你在一起!”罗琦脱口而出。第二天,Jan向罗琦求婚。
 
如果说陌生的国度给了罗琦疗伤的天空,那么Jan则是拨开她眼前黑暗、引领她一步一步走到太阳底下的那束光。在随后的一年里,罗琦借助美沙酮的帮助,彻底戒掉了毒瘾。戒毒需要经历的痛苦和艰难,常人无法想象,但她却再次创造了奇迹。罗琦说:“Jan一直陪在我身边,他照顾安排好我的一切。我除了努力戒毒外,什么都不用想。”
 
戒毒成功后,罗琦接受了眼部整容手术,重新装上的义眼看起来和真的区别不大,更不会因为坐飞机、飙高音而飞出来。从那以后,罗琦很少戴墨镜,有时化妆,她还会故意把左眼画得更漂亮。“既然大家都喜欢关注我的左眼,那我就没理由不让它变得更好看。”罗琦说。
 
她开始了全新的生活,和朋友们聚会、定期去一家爵士酒吧唱歌,丈夫放假时他们开车去周边国家旅游。毒瘾的戒除和爱情降临,让罗琦换了个人似的,在Jan的鼓励下,她给父母打了电话。到后来,她三天两头就打国际长途,但长久以来的疏远让她找不到什么话题,所以几乎每次都是向妈妈讨教某道家乡菜的做法。
 
人生总是有得有失。罗琦说离开中国,她不再是耀眼的摇滚歌手,但她却有了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庭,并因此理解和接纳了父母,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。这对她来说,也是一种意义非凡的重生。
 
Jan却觉得罗琦要继续唱歌,她应该回到中国,继续她的摇滚梦。2004年,在Jan的支持鼓励下,罗琦回到北京,签约一家唱片公司。从那以后,每年回国几次参加演出,大部分时间还是待在德国。这样两边跑着,辛苦而折腾。渐渐地,罗琦有些不满了,她希望长期待在北京。妈妈和朋友却认为,她应该和Jan好好过日子,相夫教子的生活才最是安全妥帖。最终,Jan在北京租下了房子,装修成罗琦喜欢的风格,让她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北京,继续她的摇滚梦。
 
也有人给罗琦出主意,让她出本自传,中德两国发行,稿费肯定不菲。罗琦却毫不犹豫地拒绝:“唱歌之外的事情,我一概不关心。”或许,正是“唱歌之外的事情一概不关心”的执拗,和Jan聚少离多的生活,让两人的婚姻渐行渐远。只是,这一场浪漫温暖,让罗琦从灰烬里重生的爱情,是什么时候、因为什么原因最终灰飞烟灭的?罗琦始终不愿意提及。2010年前后,她和Jan离了婚。
 
“我没有过去,不会怀旧,我只会朝前走,不习惯回头。”罗琦说。
 
向前冲吧!小尿布他妈
 
2010年,和上一家公司合约到期的罗琦,重新签约了北京另一家唱片公司“树音乐”。35岁的她,在经历了眼睛被刺瞎、吸毒、隐居、结婚又离婚后,又回来了。回来,看起来似乎很容易,因为即使没有演出,罗琦那些“不堪回首”的往事就能让她上娱乐头版;即使她只是出现在某个小型音乐会上,也照样能掀起欢呼的高潮……
 
也许,有故事、有过去,这是罗琦依然还能回来和被记得的根本原因。“那么,从这个角度上说,我曾遭遇过的黑暗,就成了我今天的幸运符了……”2014年1月,罗琦出现在“我是歌手”第二季的舞台上时,悠悠地说。
 
很多年轻的“90后”不知道罗琦唱过什么歌,知道她是谁的几乎都因为她的过去。罗琦却不在意,她说:“我不是一个人来到这个舞台,我的孩子给了我勇气。”原来,当时罗琦已有6个月身孕。
 
腹中的婴儿是男孩,孩子他爸是德国人。这就是罗琦愿意交待的全部。“有孩子就有了一种很新鲜的充实感和安全感,以前偶尔还会担心明天没饭吃怎么办?现在我会觉得,没饭吃也无所谓,反正我有了孩子,不再是一个人生活。”这句话,似乎说明:她曾经经历的黑暗和受过的伤害,都因为即将做母亲而被驱散。
 
在原本很短的头发上,接了又长又卷的长发。在那只不用突出就能让人疑惑的左眼上,粘了长长的假睫毛,眼睛四周是闪闪发光的水钻。那些并不熟悉罗琦的人,并不知道这夺目又闪亮的左眼其实看不见光亮。而熟悉罗琦的人,或许能在她从蒙上纱布到戴上墨镜,从用一缕头发遮挡,再到如今坦荡又闪耀地展现它的历程里,看到罗琦的成长和真的开始接纳和爱自己的那份决心。
 
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,在“我是歌手”的舞台上唱了6期后,罗琦选择退出。最后一场,她唱的是《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》,那天罗琦唱得哽咽难言。比赛结果是第四名,罗琦说,这个排名很重要,因为这可以证明她不是被淘汰,而是主动退出的。原来什么都不在意的她,现在很想把自己唱给孩子听,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很棒的妈妈。
 
退出“我是歌手”的舞台后,罗琦回到了德国。在柏林的某所公寓里,有孩子他爸等她,陪她一起,静候儿子的降临。儿子的小名叫“小尿布”,是罗琦取的。她说“小尿布”虽然听起来不那么文雅,但实际上意味着干净、安全和妈妈的味道。“小尿布”的预产期是2014年4月29日,罗琦希望从那以后,大家都忘记她的过去,不再叫她“一块纱布”“那个戴着墨镜的坚强女孩”或“中国摇滚第一女声”。“就叫我 ‘小尿布他妈’吧。”采访最后,罗琦笑着说。
 
好吧,再大的风浪也刮不倒的“小尿布他妈”,你是最棒的!因为,对有些人来说,沿途遭遇的黑暗,只会让他绝望、恐惧甚至永远沉沦。但对“小尿布他妈”来说,那些曾经如乌云般大块大块罩在头顶的黑暗,却只会让她更加奋不顾身,像从不曾经历过黑暗一样,像从来没有受过伤害,微笑着往光明的前方冲!冲吧,“小尿布他妈”!那些曾经的黑暗和乌云,只会让你更加夺目和闪耀!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