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德化作文网(www.dhzw.net)从2006年开始为作文提供动力!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作文素材大全 > 美文素材 > 正文

悦 己 梁文道

时间:2018-08-14 10:20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梁文道

  也许你和我都有过这种经验:一件初看起来会让自己开心的事,最后反而让自己痛苦。比方现在大家都在热议ipadiphone,假设我也可以拥有一件,必定会很快乐。于是我高高兴兴地跑去排队购买,结果排队时被人插队,踩到脚,日晒雨淋;终于轮到我了,却说卖完了。我可能因此变得很生气,很愤怒。原本想要悦己的事,结果变成虐己。

我还认识有些人,一辈子都活得很难过,总是记得十年前某人欺骗他伤害他,或是某些童年阴影让他很不快乐。其实他仇恨的那些人,有的说不定早就不在人间了,剩下的也早已不再来往,发生的事早都变成了历史。真正让这些事过不去的,其实是这个人自己。这个“自己”变成了封锁他的牢笼。他被关在那些难过的记忆里面,太在乎自己要求的正义没有获得,补偿没有实现。他想用怨恨来补偿快乐,却离快乐越来越远。

你看,我们变得和追求快乐的目的背道而驰,往往是因为没搞清楚,那个想要取悦的“自己”究竟是谁?他由哪些部分构成?或是糊里糊涂把父母、老师、朋友,甚至大众传媒告诉你的需要,不假思索地当成自己的需要;或是固执地认为应该坚守一个理论上不应改变的自我,把自己变成“自我”的囚徒。所以我觉得,放弃“自己”这个概念,说不定会快乐很多,轻松很多。

常常,我们要透过别人这面镜子来了解自己。但既然是镜子,就有可能变形或扭曲。这时,我们就要用敏锐的感觉看清自己。每当你觉得快乐或不快乐、满足或不满足时,你都要跳出来看一下自己,这时被刺激被满足的究竟是什么?我需要这样的满足吗?人的确很难认清自己。唯有常常问自己问题,离自己有点距离,你才能清楚地看到那个状态下的自己是什么。

有次我去北京参加一场上千人的盛大活动,家人忽然来电话,告诉我从上大学起养了十七年的猫,小吉,死了。那一刻,我脑中一片空白,下意识地猛然站起来。小吉像我的女儿一样,跟我很亲,从小就会爬到我的毯子上来睡觉,我一直看着她长大。我连着好几天都摆脱不了那种空白,不可遏制地想象她最后倒在地上的那一刻。她是拼尽力气发出最后的哀鸣?抑或疲惫已极沉沉睡去?生命究竟是什么?那具躺着的躯体分明就有小吉的样子,但它比起之前还爬得起来的活物到底少了些什么,或者多了些什么呢?

我很难过,就像失去了一位亲人,慢慢地我开始思考,我究竟在为什么难过?也许我难过的只是从此失去了某种习惯:比方我以后再也不能在回到家的时候,用一种特有的声调呼唤小吉的名字,期待她的出现;晚上睡觉时,再也不能期待她跳到我的枕头上,用她的小脑袋顶我的头;没办法再在我的衣服上找到她的毛了……我们为失去的东西难过,但好玩的是,东西还没到手,我们往往就开始担心会失去它。其实你没得到的东西,本来就不是你的;失去的东西也不是你的。用佛语讲就是“过去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”。就像我的猫离开了我,她就不再是我的了;我未来会得到什么,她也还不是我的。我干嘛那么揪心她呢?

人们徒劳地为“已失去”和“未得到”纠结,殊不知越不期待目的,越能得到意外惊喜。有人要我开书单,希望在有限时间里多读有用的书。可是,读书到底有用没用,我没办法回答。以我的经验看,一些起初看来很没用的书,有时会变得很有用,这个有用是超出你原先想象的。我这辈子获得的最妙的想法,恰恰来自读之前没想到它会给我带来这种用处的书。

  我们总希望做的每件事、度过的每一刻都有用,于是不再留时间散步了,不愿坐在窗下发呆了。换句话说我们不闲了,这样其实少了很多孕育灵感的机会。当我们失去这些机会,人就不太会有大变化,很难跳出原有的格局。为什么?你看“用”是什么意思?它就是你已设想好的目的。当你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实现既定目标,你就没办法发现在这个目标范围外,更广阔的可能性是什么。所以读一些无用的书,做一些无用的事,花一些无用的时间,都可在一切已知之外,保留一个超越自己的机会。人生中一些很了不起的变化,就来自这种时刻。   

(选自《梁文道文集》)

名师赏析■

从某种意义上说,如何“悦己”已然成为现代生活的一大命题。作者从时下人们排队热购时尚电子产品的遭遇入手,向我们呈现了一个由“悦己”逆变为“虐己”的生活悖论,并谈起了那些一辈子不能够“悦己”的人,症结在于被一个过度强调的“自己”封锁住了。而很多时候人们意识到的“自己”并不纯粹,往往是被外在的期待甚至宣传包装起来的虚荣的自我,或者是被一种空洞的理论绑架的固执的自我。由此,作者导出了“悦己”的基本前提:无己。

那么,遭逢生命里的种种失去之际,我们又该如何自处呢?作者讲述了一只与自己朝夕相处十七年的猫的突然亡故,并极力渲染了自己那难以遏抑的悲伤。很多人可能会就此慨叹命运之无常、生命之脆弱,但作者却转而反思道:“我究竟在为什么难过?”事实上,“我”的伤痛很大程度上是源于此猫与“我”有过一段长长的生命交集。换言之,作者的丧猫之痛与其说是为猫,不如说是为己。基于此,作者结合人性中普遍存在的患得患失的毛病,为不能悦己者开出了一剂可称之为“无心”的药方,即破除坚执之心,一个人才能真正从容自如。

说到底,“悦己”是一种极其本色的自我生命体验,“无己”也好,“无心”也罢,无非为了努力去除深植于这种体验内部的实用性而已。因此,一个人通往“悦己”的根本途径乃保持“无用”的心灵状态。在作者看来,“用”的实质就是“既定目标”,当所做的一切仅仅是为了实现一个特定目标时,我们便会丧失“更广阔的可能性”。所以,在实用的人生之外,做一些无用的事反而是实现自身超越的绝好机会。文章末段字字句句堪称格言,梁文道以其深厚的生活乃至生命体验为基石,对“无用”及其内在价值作出了新颖而又深刻的解读,并将“悦己”的话题由单一的心情愉悦层面一举升华为综合的生命审美层面。

(孙文辉)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