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德化作文网(www.dhzw.net)从2006年开始为作文提供动力!
当前位置:主页 > 记叙文范文大全 > 改写续写 > 正文

石壕吏改写3

时间:2018-08-18 10:48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石壕吏

重庆市丰都平都中学校       代涵益

天渐渐地暗了下来,于是我便加快了脚步,看!前面有个小村,那大概就是石壕村了。我便向那个地方快步走去。走进这小镇,没有看见一个人影子,房子倒的倒、空的空。想想以前,这里和平安定的生活,实在令人感叹。街上的行人,来来往往,路边做小生意的人吆喝着、讨价声此起彼伏,非常热闹。可现在,冷冷清清的,再也没有以前那即令人心烦又令人愉快的嘲杂声。我四处看了看,心情烦乱,恨透了那些贪官污吏,把一个本来繁荣昌盛的大唐朝,弄得支璃破碎,奄奄一息。(第一人称,倍感真实;过去,现在两相对比,令人感叹)

我走到一个茅草屋前,我轻轻地敲了敲门。“谁呀?”一个老妇出来了,她仔细打量着我说:“你是谁?”“我是从外地来的,路过此地,天色已晚,我想投宿一晚,行吗?老人家”我小心地回答。她四处看了看,可能觉得我不像坏人,便让我进屋去了。(语言简洁,却把老妇长期担惊受怕的情形刻画出来了)

屋里极其简陋,一张桌子、一个板凳、一个橱柜、一个煮饭的灶,都已破烂不堪了。层里堆着些柴,一片狼藉。一个老头看见来了客人,连忙又端一碗水。老头看着我问:“年轻人,我们这里穷啊,房子很简陋,你不会介意吧。天色已晚,你早点睡吧,我们这里乱得很,不是匪便是兵,晚上警醒点儿”。听了老头的一番话和路上的所见所闻,我明白,一到晚上就会有人来捉人,我也便睡了。(语言简洁,背景交代清楚:不是匪便是兵,兵匪一家,老百姓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)

刚合上眼不久,“咚咚咚”从外面传来一阵砸(“砸”,着一字而意境全出)门声,“开门,开门,听见没有。”外面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凶。我睁开眼一看,只见这家的老头越过后面的墙溜走了。我也赶忙翻身起来,藏在一口破缸里,再在上面放了些腐烂的菜叶。好在我身体瘦小,藏在这里外面绝看不出藏得有人。只听见“吱——咣——”“哎哟!”(拟声词令人产生丰富的联想)的几声,老妇去把门开了,似乎几个士兵控制不住,跌了进来。然后便是砰砰砰砰地乱响起来,夹着污言秽语的乱骂,显然又(“又”字,少了这个字,韵味大减)是东翻西找,是来捉人又抢东西的。搜了一半天,声响便小了下来。一个粗鲁而嘶哑的声音喝道:“你家的男人都死哪去了,快叫出来,不然我们不客气啦。”只听那老妇哭哭啼啼地说:“我本来有三个儿子,因为打仗都被征守边防,前天,一个儿子托人带信回来,说我的两个儿子被敌人打死了。可怜的儿呀,我苦命的儿呀,你们死得好惨呀。”“别哭哭啼啼的,打仗死几个人那算得了什么?”差役大声怒吼。“活的苟且的活,死的再也不能复生,家里已经没有别的男人了。”

“哇哇哇……”从屋内传来了婴儿的哭声,这下可露陷了。“哈,你这老婆子死不老实,看来不想活了。来人,把人给我拉出来!”一些差役又砰砰地搜了起来。一时,小孩的哭声,一个年轻妇女的惊叫声立时响起。只听老妇焦急地说:“那是我还在吃奶的孙子呀。因为孙子要吃奶,所以他的母亲还没有离去。家里穷哇,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,所以不敢出来。”听到这里,我在一旁吓得一身冷汗。“走吧,拉一女人也算一个数!”老妇说:“官爷,就让我去吧,请让我今晚跟你一起回营去。”差役瞧了瞧对老妇说:“你?你去干什么?”“你让我去河阳去服役,越早越好,也许我还能给你们做早饭。你把我媳妇拉去了,这孩子怎么办?”“那也好,大爷们也正好饿极了。”在一阵哭叫声中,老妇被差役用手链拷住,拉着去了。

夜深了,周围死一样的寂静,再也没有说话的声音了,不过隐隐约约听得见有哭声,在这沉寂的夜里,显得那么悲愤,那么凄惨。远处不时传来风雷之声。(这风雷声恐怕不只是指自然现象,更多的是人民的反抗的怒声)

夜,不知什么时候才亮啊!

天渐渐亮了,一轮太阳又升起来了,可看上去是那么黯淡,失去了以前的鲜亮,以前的光彩。(景物反衬得好)

屋中,老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加回来了,雕像一般,对我的告别似乎浑然不觉。

我想:把老百姓整得这么惨,这唐王朝恐怕也走到了它的尽头了。

(结尾一语惊人)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